首页 —图片—正文
文笔峰:千年文脉,一代宗坛
2016-10-11 18:27:06

历史总是通过各种因缘际会将人联系起来,即便穿越千年万载,跨过天涯海角——无论这种联系如何的隐秘,最终如抽丝剥茧般令人回首顿醒——从而在冥冥中给人一把钥匙,让你有机会洞见前世今生,了悟一段业力。一面铜镜、一尾古琴、一首诗词、一段邂逅的旅行,何尝不是如此呢?


1471579570311679.jpg


少年时代曾经痴迷古诗,偶读白玉蟾诗词,对这位天才心中留有印象。数年前刚渡海来琼,曾经中行北上海南岛,途径定安县文笔峰,时值玉蟾宫刚刚落成两三年,车行未近山麓,已见人烟鼎沸,车马喧嚣。当年我还是一个楞头的愤青,心中顿时升起厌烦之意,随即催促调转车头,直奔五公祠而去。从此文笔峰、玉蟾宫跌落在我意识的一个角落里,如同殷墟甲骨,被层层叠叠的生活掩埋起来。数年后追随恩师攻读博士学位,然后认识了后入学的校友师妹静宜。四月初,静宜约起赴定安参加公期,心中雀跃。此时的我还不知道,绕过数年的掉头而去,终于还是要迎面而来。


玉虚境中访仙踪


安顿好公期行程,时间尚早,静宜建议去文笔峰一游,我们恰游兴正浓,欢欣鼓舞。驶出定安县城,往东南沿县道14公里,进入一段簇新的柏油路,再进前,路旁忽起一段绵延数公里的红墙黄瓦的围墙,沿着道路走了几米,看见一个兽守卷檐的门楼,两边各有一棵参天古柏。叩门而入,里厢有个小小的办公室,有位二十多岁的小姑娘在值班。上前一问,才知此处乃玉蟾宫的后庭阆苑。苑内水绕亭台、山抱水榭,抬头就是文笔峰,依山几重楼阁是玉蟾宫道人的修宿之处。小姑娘婉拒参观,让我们再进两公里,可至玉蟾宫正门。


1471579637678223.jpg


打马再走,渐近玉蟾宫,忽然我心中一震,此情此景恍惚隔世重现,猛然间想起数年前曾经在此转轼而去。当年心情世故一涌而上,数年经历电闪火花而过。“看来今生我必来此处。”心中冒出这么一句话,让自己都有些讶异。


1471579669189339.jpg


与当年诀别而去相比,眼前的玉蟾宫褪去了刚刚落成时水泥味的簇新,世俗而安详了许多,仿佛敦煌石窟里的壁画,早已没了水墨粉彩的扎眼,时间让它们融入了托身之处,从人工隐身到了自然之中。玉蟾宫正门的广场稀稀落落散聚着几队旅行团,走到大门下,雕梁画栋朱颜在,只是多了些风尘蒙垢。如今世人瞩目定安,源自它非同寻常的军坡节。而距离它仅仅十几公里的文笔峰,则已经成为盛大公期的一部分。平日里,飞鸟斜照,倒落得几分疏落,平添了些许古雅。


1471579697303417.jpg


迈过正门,绕过照壁,穿过五门牌楼,南面斜入山中的水泥道将错落于文笔峰两侧的诸宫殿以贯穿,如果乘坐浏览车,逐一穿行而过17座殿阁需要半个钟头。整个玉蟾宫以文笔峰为中线伸展于东西两翼,各个殿阁卧于逐层高台之上,每个大殿之前具有数丈见方的广场,或有香炉、或有铁塔、或有悬钟。漫步殿前,清风虚贯,烟直云停,偶有渺渺钟鼎唱词,真有登临玉虚之感。


1471579727113212.jpg


仿宋风格使得玉蟾宫诸殿柔和绚丽,殿阁以木石材料为主,凭木榫紧密衔接,用龙头斗拱迭起支撑,层层向上散开,以多层斗拱撑起殿顶,形成了高耸通透的穹顶。尤其是正殿玉蟾阁,颇有特色。殿顶为八角、双重檐、双滴水,鸱尾和双龙夺宝装饰,琉瓦彩甍丹墙,蔚为壮观。阁内以中轴旋梯为心,三层楼阁呈环形木质通廊,每层通廊奉有各方神龛塑身,依阶环绕逐层走过,便可瞻仰道教主要供神。此阁内合八卦五行,外应北斗七星。


1471579753109731.jpg


玉蟾阁正前方龙影壁阳面正中书“南宗宗坛”四个大字,影壁为汉青石抛光雕饰,四周雕有麻姑献寿、刘海戏蟾、招财进宝等图,镌镂精巧。影壁阴面雕刻元代赵孟頫所书白玉蟾《道德宝章》全文。


1471579782525375.jpg


穿过重楼叠宇,步入文笔峰山道,砌阶直上,颇为陡峭,绕石穿林,沉寂湛然,幽通古意。半山中,有一顽石,刻有四行小诗。俯身细读,竟然是白玉蟾的《华阳吟》 :

海南一片水云天,

望眼生花已十年。

忽一二时回首处,

西风夕照咽悲蝉。


1471579811122890.jpg


反复细品,竟然触动心扉,泪涌胸间,不觉有奈何千古同有一叹的感慨。想我来琼恰今日也已经十年,从青衫少年的狂放桀骜,已步不惑年岁的循蹈规矩。昨日曾有千万寄许,踌躇未来,而今经世意冷,庸碌守缺竟然已不自觉,忽有老之将至的凄凉。膝下幼子拉着我的手催我快走,默默诵读了一遍,叹了口气,追着雀欢喜跃的儿子,至上祭坛。


1471579843129013.jpg


此坛高筑峰顶,文笔峰兀然耸立,周围一片开阔平原,可望天际。海南水汽熏酝,坛上日间云雾缠绕,使人如入仙境,如幻如真。此处是白玉蟾吐纳修炼之处,也传为其羽化登仙之地。坛下有巨石潜伏,状如蟾蜍,更点化了玉蟾之意。八百年人非而物是,拍遍阑干,玉蟾运丹寻道,纵横天才,曾几何时也勘透人生的囚笼之苦,穷尽解脱之路而不得,也在此留下叹息和悲鸣吧。然而仙人终有得道的传说,或许羽化只能是他唯一的归途,否则他只能游荡在自己的诗文和著述之中,而不得安息。


一代宗坛揆方来


白玉蟾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?他的诗文总是冥冥中激荡着我的胸怀,使我对他渐生向往和好奇之心。从玉蟾宫回来,急急寻书查阅。好在《列仙传》、《神异典》、《历世真仙体道通鉴》等道家典籍电子查阅极为方便,几晚披阅,几近坐忘,幻身于白玉蟾之畔,与他一起走过了跌宕一生。


1471579877206122.jpg


清人王时宇在《重刻白真人文集叙》中认为白玉蟾:“于是知真人固天仙才子,合而为一,洵非操觚家所能及也。”此品评诚极为敏锐也。白玉蟾平生天纵狂才,集萃道家天仙和儒家才子于一身。其祖父葛大兴,乃福建闽清县人,任琼州(今海南省琼山)教授,父葛振兴随往。玉蟾于南宋绍兴四年甲寅岁(1134年)三月五日生于琼州,乃今海口市秀英区石山镇典读村。传其母“梦道者以玉蟾授之”而妊娠,因以“玉蟾”为名,及弱冠,父亡,母嫁白氏,改名白玉蟾。


16367866_198267.jpg


玉蟾幼年即天资显露,十岁自海西来到广城应童子科考试,对赋《织机诗》。咏出传响今日的奇诗:“大地山河作织机,百花如锦柳如丝。虚空白处作一匹,日月双梭天外飞。”然主司以其为狂人,不予录取,他拂袖而归。未几母亦殒殁,白氏恶玉蟾,被迫离家。此时偶遇乡野道士王四,四取诸家符篆尽授给他,嘱他不可妄用。后因“任侠杀人,亡命之武夷”,沿途历尽艰辛。上了武夷山,道士骂他“孤穷,站辱宗风”。武夷也非立身之处,他只得离开福建。此后又上江西龙虎山上清宫,谒见嗣师,要求挂单,知堂嫌他衣衫槛褛,只给他馊饮冷汤。他又北上渡江,转南至江东,行入两浙,自此或对月长吟,或临风绝倒。


11021910230d35a5e6cc952f35.jpg


三十年流浪,白玉蟾可谓尝尽人间疾苦。其《云游歌》曰:“思量寻师访道难,今夜不知何处宿。身上衣裳典卖尽,路上何曾见一人。晚朝早膳又起行,只有随身一柄伞。惟一空自赤毵瑉,囊中尚有三两文。”个中凄凉孤苦,令人动容。


1471579950959221.jpg


直至四十二岁,乃游甫东海滨,方遇其人生中最重要的人--陈楠(泥丸,道教南宗四祖)。陈问“子治何事而来此?”白答“为觅金丹”。陈笑日:“能从我游,当以真金相赠。”遂携白玉蟾回罗浮山。然玉蟾于白云深处结茆静坐炼丹,并不能静心。已届中年、满身风霜的白玉蟾面对循规蹈矩的修炼,显露出无奈的疲怠和焦躁,陈楠认为他“勤而不惰,必遇至人。遇而不勤,终为下鬼。若此而修,有何证验,子可更往外勤求。”要求他“且历游数年,当于此侯子。”


1471579983855514.jpg


此去便是七年。他初上海南黎母山,遇神人授他上清法篆洞玄雷诀。后又转湖北武当、四川青城,求取行施符法和度人之术。此时白玉蟾道术初成,经符之妙,呼召雷雨,馘摄精魔,遍历名山,虽备尝艰苦,但已经扬名立万。四十九岁,再回罗浮山,于淳熙十年癸卯(1183年)中秋,陈楠邀玉蟾至野外,对坐谈玄,以“归一论”交付与他,是太乙刀圭之说。


又过九年,白玉蟾五十六岁,陈楠悯勤苦,终以丹术倾囊相授。方此际,据《历世真仙体道通鉴》载,白玉蟾鹤发童颜,蔬肠绝粒而道成。且其乐施善事,人有疾病,随手以草木土炭,饵者辄愈。


六十四岁,白玉蟾再入武夷山,痴坐九年。这段时间是他潜心思考凝炼的时期,也是他思想的成熟期。无论在道家理论、文学艺术境界上,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。文思汪洋洒落,出言成章,文不加点,顷刻数千言。随身无片纸,落笔满四方,其言皆囊括造化之语。书画亦成当世一绝,草书有龙翔凤翥之势;丹青则常自画容貌,数笔立就。这一时期,也是他诗文创作的高峰期,留下诗词上千首。在南宋时期,道教徒众的素养相比佛教要远远不及,白玉蟾诗文书画境界已经是独步道坛、超凡绝伦了。


白玉蟾可谓绝代狂道,也是坎坷晚成的大家。他秉承张伯端“混俗和光”的处世原则,时而蓬发赤足入廛市, 时而青巾野服,有时狂走,有时兀坐,有时整日酣睡,有时长夜独立,或哭或笑,状若疯癫。一生绝大多数时间,或为仆人、或为乞丐,漂泊不定,浪迹大江南北,及至晚年才求学得道。


读此,方知真实的玉蟾实在是千百年来文人求学的一个缩影,其披肝沥胆之途,一生郁郁不得志,中年后方得机缘,在此才令我戚戚然心有感。人生不过百年,庸碌者何止千万,而绝难之际,仍然狂放不羁、不改初心,最终“勤而不惰,必遇至人”的又有几何呢?思及,令人唏嘘不已而。


白玉蟾一改南宗丹诀传密的师徒传授方式,较多地吸收门徒,创成了小规模以修炼内丹为主兼操道法的教团,建立了南宗的组织形式。白玉蝉所立南宗教团,遍布长江南北,远播海南,影响颇大,其势力足以与当时逐渐联合成为正一大派的符篆诸派相杭衡。但南宗徒众多在民间山野自己修炼,不愿结交权贵,未能获得上层统治者的重视。入元后南宗教团力量愈弱,被并入全真北宗。


1471580037140868.jpg


海南黎苗信仰很大部分可谓来自白玉蟾创立的南宗道教。今时今日的“三月三”的军坡节,公期祭祀,以及日常生活中的鬼神信仰等等,都有明显的南宗道教特征。尤其是海南各族均有掌领祭祀、驱魔的道公,其所画符箓,蹈祝召唤雷法,基本延续了南宗内丹的思想。以此而论,白玉蟾可以被看作海南宗教精神的源头,其一代宗坛,影响和塑造了千年来海南民族的精神和文化,功盖万世。


千年文脉启新世


定安能出一代狂道白玉蟾,并非完全偶然。早在唐代,文笔峰因被中央政府划定为皇家禁苑,而名为李家岭。其方圆三十里地域,专辟成为帝王进贡奇珍的园林。因守护皇家园林,汉人始源源迁入。岭南有李家岭,岭北有石根塘。沿着巡崖溪、居丁河,陆续聚居形成汉人村庄,仙沟、居丁遂成为汉人的定居点。汉人的到来,携入中原的文化,譬如繁茂如初的“三月三”,本源自儒家文化的“上巳节”,理应在此时播入海南各族。


1471580073998337.jpg


至了明朝弘治元年(1488年),时任两广总督按察司副使的陈英视察定安,认为海南第一才子白玉蟾升仙于李家岭,此处必蕴含文光翰气。又据《相宅经纂》 :“凡都省府县乡村,文人不利,不发科甲者,可于甲、巽、丙、丁四字方位上,择其吉地,立一文笔尖峰,只要高过别山,即发科甲。或于山上立文笔,或于平地建高塔,皆为文笔峰。”因改李家岭为文笔峰。


1471580101577056.jpg


自陈英改名后,定安文脉陡然迸生。此后人才跌出,贡生、举人、进士百十人。也就在更名文笔峰后第26年(公元1514年),峰西的小山村出生了自号刚峰的海瑞。又过了28年(公元1542年),峰北龙梅村举世奇才王弘诲降世。


1471580129113130.jpg


至有清一代,全岛有178人中举,定安就占31人,中进士的30人中,定安有8人,此中有一甲进士及第探花张岳崧。定安显然已经成为近代海南岛文脉之首。而明清两代,国史公认的“海南四大名人”丘浚、海瑞、王弘诲、张岳崧,除丘浚外,其余三人均出生于定安。在张岳崧高中探花后,清嘉庆帝闻海南偏隅之地竟有如此人才,特赐匾赞誉“何地无才”。


1471580155133712.jpg


自唐以降,定安千年文脉自清末消隐,然而断而未绝。至公元新世纪,岛立国策,四方才俊荟萃,玉蟾宫再修原貌,人文景观成蔚然气象。加之海南天赋厚戴,民风轻松快乐,千年文脉则何不期人才辈出呢?


1471580178112054.jpg


在海南居住十年,常常有读书孤寂、人生苦短、学业难成的嗟叹。然而无意间游定安、访蟾宫、登峰坛,似冥冥间之召唤。踏入文笔峰的千年文脉、追随白玉蟾的苦修人生,都无限慰籍了一颗现代读书人的心灵。这也许就是我和文笔峰、白玉蟾的一段缘吧。

友情链接:玉蟾宫官网 | 沉香网
文笔峰盘古文化旅游区   联系电话:0898-63733252 邮箱:chaoyue5105@163.com 琼ICP备16000894号-1